2024年04月14日 星期日

网站首页 文体 详情

再品涟水话里的文雅之声

2023-06-27 08:41:26

■ 万洪勇

 

涟水地道的方言里有为数不少的文言雅语,活在城乡翁媪妇孺并青壮男女的口中,折射出涟水地方文化一道深厚的底色。对此,前文曾有分享,本文接着品鉴。

布料颜色亮眼,涟水话会说是“显亮”,其实就是“闪亮”,“显”是“闪”的方音。妇女夸人体态丰腴,惯用“富态”一语,夸人长相好看会说是“体面”“标致”;做饭做菜的汤水充裕,做衣做鞋的布料宽裕,都谓之“富足”(读轻声,听起来像“夫足”),反之则曰“不富足”。老人会互相劝勉,要“连絮”青少年,说是“你不连絮他,他也不会往你跟前靠”,这里的“连絮”正是“怜恤”,是要有一定文化的才能读上写上呢。老人还会很自觉自律,不参合青少年的事,与之保持一定的社交距离,说是以免被人“嫌玉”,这个“玉”就是厌恶的“恶”啊,发的是古音呢。涟水人把畏寒说成“务寒”,把非常讨厌说成“活务”,这两处的的“务”也是厌恶的“恶”,可叹现今有不少有一定文化的人却很难读出写出厌恶之“恶”了。涟水乡间的老派人物,尽管大都不识什么字,但说起来话来竟能让人觉得很有文水,如“现在把话说在前面,到时候不要怪没知会你”“哪个晓得你要这么来,你又没有‘淆玉’各人”,这里的“知会”是个使动词, “淆玉”正是“晓谕”,文气更是十足呢。

涟水人夸人性情温和叫“淳和”“如气”,听起来感到很文气,也觉得很舒服。不高兴会说是“不入悦”,高度怀疑这里的“入”是文言词“怿”,“怿”“疫”同音,南京郊区的文艺演出队就把疫情说成“入”情。怿悦,意思是指怡悦,是文言词汇,《宋高僧传》有“皇情怿悦,观者叹嗟”之语,清《髻亭记》有“发舒心意,怿悦精神”之句,涟水话里的“入悦”若是“怿悦”,那该是何等的古雅?

涟水人提及身体不适,常用“不如意”“不调测”等语来表达,身体好或服侍得好或状况好则叫“调测”或“调调测测”,显得委婉、低调。“调测”就是“调适”,也叫“调摄”,这两个同音同义的词汇意思是调理、调养,都是早在西汉就有词例,用于养生方面,这又怎能不让人叹服涟水方言的底蕴厚重?

人的骨架,涟水话说是“该骨”,如说某人“该骨大,身大力不亏”。“该骨”正是“骸骨”,“该”“骸”声旁相同,古音应该相同。“骸骨”一词,其中的一个义项就是指身体,这个词现今已是标准的书面语。

产品制作废了,叫报废;人才培养失败,涟水话叫“痞废”,如说“小孩要好好培养,不能痞废了”。这里的“痞”,本字是“圮”, “圮”音同“痞”。“圮废”也是很有历史的古语,指毁弃、荒废,涟水话竟然毫无违和感地用着这样一句古老的话语,也真是奇了。

事故这个词,在现代汉语里纯然是个具有负面意义的词汇了,指的是人身、财产和交通、生产等发生意外。人们对“事故”避之犹恐不及,可是,涟水人却在平常的说话中常常提到它,其意思与人们常规理解的大为不同,如“坐吃山空,就这么在家蹲着总不是个事故啊”。这里的“事故”明显可以用“事”来替换,绝对不是发生意外的那个意思。原来,“事故”一词也是古语,有原因、事情、借口等多重含义,如《三国演义》里有“吾儿来,有何事故”,《儒林外史》里有“你尊堂家下大小事故,一切都在我老汉身上,替你扶持便了”。作为发生意外这个意义上的“事故”,明显是现代深化、形成并广为运用的,而涟水人不为所动,依然保留“事故”一语的古旧用法,也是定力和底气的体现呢。

“开”与“启”是同义词,所以在涟水话里,启蒙叫“开蒙”,这也是传统的说法,刚入学读书叫“一开蒙”,只是“蒙”发为“猛”音。上厕所,涟水人会说是“改手”,即“解手”,“改”是“解”的古音,而“古老”的涟水人则会说是“出恭”,更其委婉文雅了。

涟水话天色黑参参,“参”有其本字,写作“黪”,只是参读第一声,“黪”读第三声,意为昏暗或灰黑色。挑拨叫“拨弄”,发轻声,听起来像是“波弄”,也会只用一个字“波”。见机行事、量入为出,涟水话会说是“随眼为活”“量事作事”;有条理叫“有条道”,上路子叫“上条道”;料理叫“槽罐”,大概是“照管”之变读;情面上不好看,叫“情而不美”“难以为情”;伪造古董,叫“做旧”,而伪造伤情在涟水话里叫“做伤”,设局叫“做局”。用假托的因由说话,以巧妙地做思想工作或探知对方想法,这种话术,涟水话叫“做话”。 传言、流言,涟水话叫“音子”;话外之音,叫“话音子”“话味子”。故意走漏风声破一个局,涟水话叫“拔泽子”,这里的“泽”本字是瓶塞的“塞”,“泽”是“塞”的方音,也是古音。“拔泽子”一语非常形象幽默,通常用在坏掉坏事情上,如设好圈套做成局要对付某人,或是准备好要去盗窃某物,被知情人暗暗告知目标方,从而使圈套、谋划落空。

涟水人敬法畏法,守本分有常性。“有常有法”指的是适可而止,“频而无浅”指的是无节制、不自律;性情往坏的方向大变,叫“改常”;一准、确定的情况叫“无二同一”。“无二同一”的构词还含着对仗的修辞法,也真够刷刮的。求人让道,人们惯常说“借光”,显得客气、谦卑,涟水话说是“得罪、得罪”,则更为谦恭、更有古风了。

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