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4日 星期日

网站首页 文体 详情

探访抗战时期刘少奇淮涟足迹(下)

2023-06-27 08:41:12

■ 单步高

 

盐河两岸,日伪军三里一碉堡、一里一岗哨,外加流动巡逻队、巡逻艇,盐阜、淮海两地解放区军政人员白天通过封锁线非常困难。刘少奇一行在张鸿贵的导引下,穿过日伪控制区,到达盐河岸边的蔡工渡口,已经是深夜12点。当地党组织准备十几只小船和农民自制的“大木桶”。在部队“井”字形方阵的掩护下,当地船工季永富、季永林兄弟俩用新杉木做的大木桶将刘少奇同志渡送过河。这里离鬼子的据点很近,河面上经常有鬼子的小汽艇出没巡逻,随时可能出现意外;由于河面有60多米宽,渡河的时间又很急促,有的同志乘船、乘桶过去,大部分同志只得牵马从齐腰深冰冷刺骨的河水中趟过去。蔡工渡口相传有300多年历史,抗战时期,陈毅、罗炳辉、彭雪峰、梁兴初、黄克诚、金明、张爱萍、邓子恢、张云逸和奥地利医生罗生特等同志都曾从这里过渡,时称“红色渡口”。它的上游时码、钦工渡口均有鬼子炮楼,下游五港渡口也有鬼子据点,新四军第三师选定蔡工渡口作为这次渡河点。当时的船工季永林曾回忆说: “我家住在涟水县五港镇蔡工渡口的对岸。我念小学中途因贫辍学后,13岁时就在老摆渡手父亲的指导下学会了摆渡。从此对摆渡情有独钟,子承父业,一摆就摆了50多年。我的哥哥季永富是五港交通站成员,消息灵通,每遇有首长过河,接到上级任务后马上转告我。在这之前我请人偷偷地赶制了6只大木桶,以备日后使用。这些木桶直径有2米多,用新杉木板做成,轻巧结实,平时翻过来底朝上埋在土里保管,用时刨起来抬到河口。这次秘密摆渡的时间是1942年3月的一天深夜12点,地点选择在蔡工村贾庄直西的盐河岸边。此处南北足有2000米的大空荡,盐河岸上又是坟靠坟的大乱坑,可谓人迹罕至、阴森可怕……渡过盐河,刘少奇一行进入淮海抗日根据地中心区,经高沟镇来到淮海区党委和淮海军区所在地——沭阳县胡集乡小胡庄。”

沿途视察淮海区。刘少奇在回延安前召开华中局扩大会议时,皖东北和淮北区距离阜宁较远,一部分党政军领导干部没有参加。为此,刘少奇决定在小胡庄作短暂停留,接见淮北区领导人,向淮海、淮北区负责人传达华中局会议精神。淮北区负责人邓子恢、彭雪枫,淮海区负责人金明、刘震等领导分别向刘少奇汇报了工作。刘少奇对今后如何继续坚持敌后抗日斗争作了具体指示。当听到金明和刘震将第三师第十旅化整为零分编到各县大队后(即主力地方化),各地武装力量普遍得到加强和扩大,群众性的游击战争非常活跃的情况后,刘少奇高兴地说:“你们坚决‘化’下去了,并且做出了成绩,这很好,根要扎得深,花才开得好,果才结得大。”并于当天晚上召开了形势报告会。时任淮海行署行政科科员张诚(女,涟水县人,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涟水县小李集乡党委书记)在回忆录中记载道:“有一天晚饭后,忽然通知说听中央首长报告。在一间屋子里,人进去后罩灯熄了,就听一个声音沉稳的人在作形势报告。首先讲日军侵占武汉后对国民党采取诱降政策,不再向西推进,而集中兵力对付我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在思想上、组织上做好迎接残酷斗争的准备,艰苦奋斗,克服困难,夺取最后的胜利。其次讲苏德战场,德军一个月占领法国,希特勒麻痹苏联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发起闪电战,占领苏联大片领土,进逼莫斯科。苏联放弃大片领土,以空间争取时间,正组织全国力量积极反攻。在这次报告会后,日军对我淮海区进行了大规模的扫荡。后得知给我们作报告的是胡服(刘少奇的化名)同志,他的形势报告分析透彻、预见性强,我终生难忘。”

刘少奇在小胡庄访问和接见了一些基层干部和群众,重点了解了老百姓的生活、群众的抗战情绪、减租减息和新四军与群众的关系等情况。一天,刘少奇同志和前来军区送粮草的小胡庄村农会会长唐兆林促膝谈心,看到唐兆林面黄肌瘦、衣衫褴褛,估计他家生活很困难。第二天早上,刘少奇同志来到唐兆林家,见唐父双目失明,一家7口人挤在两间破漏的屋子里,当即从身上掏出40元钱,给唐兆林修理房屋,唐全家感激得说不出话来。在小胡庄期间,刘少奇还接待了前来要求恢复党籍的淮海专员公署粮食处长李干成同志,在详细了解情况后,安排华中局调查解决,体现了对“老革命”政治生命的关切。3月30日,刘少奇又同彭雪枫就淮北军区和第四师工作交换了意见。

穿过陇海铁路。1942年3月31日,刘少奇告别淮海区党委,由新四军独立旅第一团团长周长胜率领全团护送(独立旅旅长梁兴初),从沭东进入沭宿海根据地,在沭宿公路的桑墟镇住了一宿。4月1日,刘少奇一行经过东海县安峰水库东侧到达东海县曲阳乡赵庄,与罗荣桓安排前来接应的八路军一一五师教导第二旅旅长曾国华汇合。夜幕降临时,由东海县陇海区委书记、交通线赵庄站负责人周朝瓛带路,将刘少奇护送到陇海铁路南侧的后张谷村。在这里与一队巡逻的日伪军发生了遭遇战。曾国华和周长胜安排战士迅速控制后张谷碉堡里的伪军,大队人马秩序井然地穿过陇海铁路封锁线,安全到达鲁南海陵县白河区刘湾村。在赵庄期间,刘少奇会见了沭宿海县委书记章维仁,对做好群众工作、巩固根据地、建好交通线作了重要指示。4月8日上午10点,行军队伍在距陇海铁路20余里的山东滨海区边沿刘湾村休息时,刘少奇亲切与百姓攀谈,考察民情,观看减租减息宣传标语。

1942年4月10日下午,在曾国华的护送下,刘少奇一行到达了沂蒙山区南麓山东分局和一一五师师部所在地——山东省临沭县诸繁村(现江苏省东海县南辰乡西朱范村),安全顺利地走完了回延安的第一步。根据毛主席要他回延安途中,帮助解决山东党政领导人之间的一些分岐的指示,刘少奇在山东停留了4个月。1942 年7 月下旬,随行的90 多名华中干部返回新四军军部,刘少奇只带了工作人员和警卫人员共18人,由曾国华和铁道游击队护送过津浦铁路,奔赴延安。

1942年12月30日,刘少奇从华中返回延安,从涟水起步,跨越江苏、山东、河南、河北、山西5个省,穿越103道封锁线,历时9个多月。到达延安后,迅即投身“七大”筹备工作。在“七大”会议上,毛泽东作了关于《论联合政府》的政治报告,朱德作了关于《论解放区战场》的军事报告,刘少奇作了关于新党章和修改党章的报告,周恩来作了《论统一战线》的报告。

1952 年秋天,张鸿贵去北京探望三妹张鸿志,与当年的那些老朋友畅叙别后之情,离京前和刘瑞龙部长一道去见了刘少奇副主席,刘副主席还给涟水老区特批了17台苏式拖拉机,用于“支持那里的农业生产”。

 

注:作者系涟水县政协经科委原主任、县文化文史研究会会长

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