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0日 星期一

网站首页 文体 详情

涟水话人物名称类解(补记四)

2023-01-10 09:13:46

——涟水方言概说之五十七

■ 万洪勇

 

涟水话里用以表示在家庭、家系中的身份地位和相互关系的人物名称也非常丰富,且很有特色。家族里的老长辈叫“老作子”,“作”应是当家作主之意,“子”发轻声。与“老作子”意思相近的还有“老长班子”的说法。 班辈长、班辈高,又会说是班辈“奘”,“奘”的意思是“粗”,辈分特别高的人叫“老奘”。有些人行事不够谦让,或者喜欢强出头,言行与自己辈分不相称,容易引起反弹,会被别人呛声——“你是谁家的老奘啊?!”

“爹”这个人物名称容易给人带来困扰。小时候看《红灯记》怎么也弄不清小铁梅一家三口之间的关系,因为李铁梅称李玉和与李奶奶叫爹爹和奶奶,那么,李玉和与李奶奶就是夫妻关系了,可是李玉和从头至尾都跟李奶奶叫妈,称自己是儿。不是我一人困惑,小伙伴一样拎不清这家关系的可是广广的。原来,在普通话语境下,“爹”指的是父亲;而在我们涟水话里,“爹”指的则是父亲的父亲,是祖父,是爷爷。语文老师还貌似“科学”地解释过,说“爹”是“父”加上“多”,意谓“父”的叠加,那不就是祖父嘛,认为我们涟水话把“爹”定义为祖父是合情合理的。既然将“爹”作为祖父,推而及之,对于祖父辈的男性亲族和乡邻,以及有老爷爷那样年岁的老头,都会在称呼里嵌入“爹”字。如称呼爷爷的兄弟叫“大爹”“二爹”之类,称呼外祖父叫“舅爹”,称呼外祖父的兄弟叫“大舅爹”“二舅爹”之类。称呼父亲的舅舅和母亲的舅舅,也叫“大舅爹”“二舅爹”之类。称呼父亲的姑父、母亲的姑父叫“大姑爹”“二姑爹”之类;称呼父亲的姨父、母亲的姨父叫“大姨爹”“二姨爹”之类。儿子结婚的时候,做父亲的被称为“喜爹”“喜爹爹”;儿子结婚后,且有了小孩,父亲就被称为这家人家的老爹,儿子和儿媳也会称其为“老爹”,在儿媳妇的口中,“老爹”往往代替了“公公”这个正式的称呼,当然,儿媳妇在家庭中大多数情况下还是跟公公、婆婆叫“爷”和“妈”。

“爷”在涟水话里专指“父亲”,推而及之,对于与父亲同辈的男性亲族、和乡邻,以及有父亲那样年岁的中青年男性,都会在称呼里嵌入“爷”字。“爸爸”被视为洋话,本地人以前绝少使用,即便有在外地工作的男士让子女跟自己叫“爸爸”,也会显得与周围人群格格不入。我小时候有两个“小兵”,有一回他们争执起来,找我评理,小兵甲父亲技校毕业分配在工厂工作,小兵甲自然理直气壮地说他有“爸爸”,笑话小兵乙没有“爸爸”。小兵乙表示不服,认为对只有“爷”而没有“爸爸”。其实,小兵乙父亲也有正式工作,只是他父亲没有让子女跟他叫“爸爸”,而是“与民同乐”,遵照本乡习惯,依然让子女跟自己叫“爷”而已。就我个人习惯和个人感情而言,我觉得“爷”是挺好的,叫起来、听起来都觉得很亲切。有一回,大学同学来涟水小聚,有位北边的美女同学把宝贝儿子也带上,向其儿子一个一个介绍我们,那小子就“张大爷”“李大爷”“王大爷”地挨个儿亲亲热热地叫着,可把大家乐坏了。当然,随着社会的发展,“爷”的地位已然江河日下,彻底被“爸”取代也是早晚的事。

语言学里有个术语,叫“偏义复词”,指的是在并列结构的名词中,其中一部分已虚化,没有实际意义,只有另一部分有实义,如“生死存亡”,实际所指只是“死”和“亡”,“生”和“存”是既不“生”也不“存”的。而在涟水话里,则有一个和偏义复词完全相反的语言现象,即在并列结构的名词中,实际所指超出了该名词的并列项,姑且称之为“偏词复义”吧。这个语言现象只体现在“姊妹”一词中。“姊妹”本指姐妹,无关兄弟,但是,在涟水话里,它却成了对兄弟姐妹的并称。如说“张三姊妹五个”,意思是张三所有兄弟姐妹(含张三自己)加起来是五个。“姊妹几个”这个话,其中一定包含女性,也兼含男性,如果都是兄弟,没有姐妹,就不能说“姊妹几个”了。女与女之间,男与女之间,都可称为“姊妹”,男与男之间就不可以称为“姊妹”了。

受传统宗法观念的影响,在涟水话里,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仍被视为亲“姊妹”,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则被称为“重山姊妹”,也就是说这个姊妹关系隔着一层,“重山”是形象的表达。“山”指“山墙”,“重”指“双重”。妇女再嫁,把原有的子女带到新夫家,这样的子女被称为“拖油瓶”,有人认为“油瓶”的本字是“幼贫”,不足信。“拖油瓶”这个称谓明显带有人格伤害,也属于文化糟粕吧。曾有个文学家在香港写了一本蒋介石的传记,其中揭秘蒋介石的身份是“拖油瓶”,在社会上引起极大轰动,最终经大陆政府进行细密调查,为蒋氏洗去了“拖油瓶”的身份。

在重男轻女的传统社会里,只有女儿而没有儿子的人家,为了延续香火,会采用招女婿的方式,让女婿入赘,结婚后,女婿要改从女方姓氏,所生子女也跟随母姓。这样的女婿叫“倒插门”或“倒踏门”。

领养的小孩叫“抱的”。“私生子”叫“私霞子”,“霞”的本字应是“孩”或“伢”。在涟水,有“私霞子”特别聪明的说法。

外祖父外祖母,口语里一般称为外公外婆,北方有称呼姥爷姥姥的。涟水话在这个称谓上很有点与众不同,称为舅爹和舅奶,涟水最著名的一首童谣开头就是“拐磨拐,请舅奶”,可见舅爹舅奶这个称呼有多么亲切随顺。

“回堂姑娘”这个人物名称如今可说是鲜有人知了。农耕社会,民风淳朴,人们相当注重亲情。嫁出去的女儿不幸去世,当女婿再娶的时候,通常会把新嫁娘认作女儿,这样的女儿就叫“回堂姑娘”。回堂姑娘视前妇的娘家为自己的娘家,彼此来往,将亲情一直延续下去。认“回堂姑娘”这个方式应该属于淳风良俗了,很感人的。《围城》当中,男主人公方鸿渐还未与未婚妻完婚,女方已先过世,但女方父亲仍将方鸿渐视为女婿,贤婿长贤婿短的,还是“忠心报国”地帮衬方鸿渐,而女方母亲果然还向方鸿渐打听他交女朋友的情况,明确表示等方鸿渐有了新的太太后要认做干女儿,这也正是认“回堂姑娘”这个老古风的体现吧。

1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