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0日 星期一

网站首页 文体 详情

涟水话人物名称类解(补记一)

2022-11-23 08:42:53

——涟水方言概说之五十七

■ 万洪勇

 

“人家都忙了大半天了,你到现在还吼在家里呢!”

“我在这块忙得屁打脚头子,你吼在那块一动不动,一点都不晓得随眼为活过来帮我打打小勤溜!”

“刚刚我看到你家男人吼不在麻将场上呢。”

“小宝宝坐在那里,仰着脸,眼睛眨巴眨巴的望着大人忙活,活搞小吼样子。”

“你看你搞饿吼的呢,一时晌三碗干饭被你尅不得咧!”

“那个人得是个穷吼,不能惹,胃口大呢,填不满。”

以上这些话,在涟水应该是会经常听到的。很明显,这些话里的“吼”有两个用法,一是用作动词,一是用作名词。作为名词,“吼”指的是某种人物;作为动词,“吼”指的是像“吼”一样坐着、待着、闲着。问题是,这个“吼”究竟指的是什么样的人物,为什么会称之为“吼”?“吼”的本字又会是哪个字?

这个问题也曾长时间困扰着我,现在基本可以确定,所谓“吼”者,实为“犼”也。

犼,读音为hǒu,与“吼”同音,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一种神兽。此兽长相与狗很相似,原本是一种会吃人的凶兽。在文化演变中,犼逐步被改造驯化,最后成了为人所利用、也为人所祭拜的祥瑞之兽。它祥瑞到什么程度呢?祥瑞到被安坐在天安门城楼前后的华表上。天安门城楼前的华表上的两只面南而坐的石犼,叫做“望帝归”。据说它们专门注视皇帝的外巡,如果皇帝久游不归,它们就呼唤皇帝速回,料理政事。城楼后的两只石犼则面北而坐,叫做“望帝出”,它们的分工就不同了,是监视皇帝在宫中的行为,皇帝如果深居宫闱,不理朝政,它们便会催请皇帝出宫,明察下情。

在民间,犼又称为“望天犼”“朝天犼”。据网上所载,扬州地区有在春节举行社火的传统,那社火队伍中就有犼,用锡铸造,非常沉重,被四五个壮汉抬着。

在涟水话中,犼可以是可爱的,也可以是可恶的。说小娃娃像小犼,这犼自然是可爱有趣的;说某人是穷犼、饿犼,这个犼名誉上恐怕就不怎么好听了。“饿犼”指大肚汉、贪食者和吃相很猛者;“穷犼”指贪得无厌者、对帮助者施舍者期望甚高者。当然,如果“穷犼”“饿犼”用在关系亲近的人身上,很多情况下就转化为谑称、昵称了。涟水话里有“犼”,扬州话里有“犼”,《西游记》第七十一回题目里也含有“犼”,叫《行者假名降怪犼 观音现象伏妖王》。所以,相信应该有很多地方的方言里有“犼”。

以鬼称人的,涟水话里还有“娇命鬼”“僵尸鬼”“五二鬼”“半荡鬼”“吊死鬼”“撮死鬼”。“娇命鬼”多用来指娇气、力弱、怕劳动、易劳累的女孩和中青年妇女。“僵尸鬼”的“僵”在涟水话里与“奸”同音,“僵尸鬼”就被借转为“奸死鬼”了。这里的“奸”有特殊含义,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奸诈、奸猾,它特指在待人接物方面表情、动作和语调语气上所表现出来的虚假而过度的热情、亲热和亲昵。“五二鬼”多指不成熟、不靠谱的青少年。“半荡鬼”指性情不随顺、脾气摸不透、难与相处之成年人。“吊死鬼”多指惯于在生意场和情场上撩拨耍弄、吊人胃口的人。“撮死鬼”指喜欢引诱、怂恿别人干不应该干的事的人。

“贱肉”“贤肉”“古头肉”“滚刀肉”,这几种“肉”也是涟水话中用来指称人物的。贱肉通常指惯于撒娇、发嗲的小孩或年轻女性。贤肉也叫“贤肉干子”,与“贤头”(即“儇头”)是同义词。古头肉指脾气古怪、容易赌气之人。滚刀肉这个词汇很多地方都有,本义是指那种切不动、煮不熟、嚼不烂的哈拉皮带板筋或劣质肉,用来形容那种死皮赖脸、私心很重、特别难缠之人。

“肉”在涟水话里还有肥胖、犹豫、拖沓的意思。“肉鳖”“死肉鳖”就是指做事磨磨蹭蹭、犹豫不决、拖拖沓沓之人。“犹豫不决”涟水话会说是“肉里不决”,这里的“肉”疑为“犹”之音转。

含有“匠”字的人物名称很通行,用以表示人的职业身份。除了木匠、瓦匠、石匠、铁匠、铜匠、银匠、锡匠、染匠、漆匠、皮匠、鞋匠、剃头匠,还有席匠、篾匠、藤匠、锔匠、白铁匠。这些职业人以前在涟水都能见到。锔匠是补锅、补缸、补碗、补碟子的手艺人,这种补的工艺称为“锔”,现在已经很少看到了。

“跑堂的”“拿签子的”“挑八根系的”,这三个人物名称也跟职场有关。跑堂的是指饭店里的服务员,听起来比“端盘子的”要文雅一点。拿签子的是指在书场上义务帮助说书唱书的向客人筹收费用的人。“签子”就是三四寸长、半寸宽的竹片子,是以前澡堂、饭店等营业单位出具的消费凭证,相当于现在的票。书场上的“签子”是无形的,并无实物,只是“拿签子的”空着手到场上的听众跟前筹钱而已。“拿签子的”当然是热心人,听客中通常少不了几位有声望且慷慨大方的爷们,即便听客中筹不到什么钱,艺人也不至于落亏。囊中羞涩或不怎么爽快的成人,还有小孩,他们书也不完全是“白”听的,因为虽没能帮钱场子,但却能帮人场子,毕竟能聚人气、添热闹,所以身份还不是那样太尴尬,书场对他们还是能包容的。

“挑八根系的”指的是货郎,这个人物名称很有趣。货郎可算是农耕时代乡野田间并大街小巷里的一道风景了。货郎是挑着担子到处走着叫卖生意的,貌似很悠闲。有的货郎随身带着一支插口箫,不时吹着简单、滑稽、固定而且悠扬的调子,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正如黄鼠狼的“狼”涟水话说成齉齆鼻子的“齉”,货郎的“郎”涟水话也说成“齉”,声调变了。货郎为什么在涟水话里又会被称为“挑八根系的”呢?因为货郎挑的货担子通常是笸箩状的两个筐,每个筐有四根系,一副担子就是八根系,故如此说。

825